《於異世界吹奏長歌》[於異世界吹奏長歌] - 第6章 長青高原

長青高原。

列車穿越巴哈爾山脈後,是一望無際的開闊,這裡有着高原的特產,一年四季都不會枯萎的長青草,雪白混雜着淡綠色,讓陽光柔和了許多。

列車行駛在高原上,不時有穿着白色大衣的遊騎兵經過,看過一眼之後,便很快離去了。

連後方的探查如此的嚴密嗎?

亞楠在高原上已經行駛了五天了,但每次問阿爾弗萊德什麼時候到。

還早呢。

然後又接着坐在觀察塔裏面看書了。

唉,亞楠嘆了一口氣,接着畫煉成陣。

對着手冊裏面的配方。

亞楠將一塊冰放入天平一端,再往另一端放入一克的砝碼。

正好一克。

把冰塊放入煉成陣的水相位。

再稱出一毫克那個什麼石粉,放入地相位。

亞楠的喃喃自語將阿爾弗萊德的注意力從書上吸引了過來。

那本鍊金術手冊這麼神嗎?你已經會煉成極冰石了?

我現在只是剛回畫初級煉成陣而已,書後面寫了不少煉成配方,我就找了一條比較簡單的試試看。

亞楠開始寫最後一條煉成公式。

阿爾弗萊德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仔細的看了看亞楠畫完的煉成陣。

歪,等等。

你水相位不考慮損耗的嗎?

快停下,你水相位的其他公式呢?

亞楠將手冊收進口袋,將從子彈裏面取出來的星石放進追憶的位置。

雙手合十。

煉成!

彭!

五分鐘之後,阿爾弗萊德才從觀察塔內爬出來。

大門被一腳踹開,幾名前車廂的警備員沖了進來,車廂裡布滿了冰霜和四下飛濺的冰塊,還有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亞楠。

被雪妖襲擊了嗎?

沒有,煉成失敗了而已。

阿爾弗萊德擺了擺手,將躺在地上的亞楠扶到了椅子上。

沒事了,你們去忙你們的吧。

警備員看了看地上破碎的量杯和儀器,退出了房間。

亞楠在阿爾弗萊德的擦拭下緩緩醒了過來,阿爾弗萊德將一塊冰毛巾蓋在了亞楠的臉上,像抹桌子一樣。

嗚,成功了嗎?

如果是造炸彈的這是個大成功。

阿爾弗萊德將毛巾放入冰水中擰乾,開始擦拭亞楠的胳膊。

你煉成不用公式的嗎?

用啊,我在風向位用了粉碎公式。

那你知道這些公式的是如何構成的嗎?

不知道,我看了後面的注釋,我就直接拿來用了。

唉。阿爾弗萊德將盆中的冰水倒出窗口,換了一盆熱水。

那個女孩應該告訴過你鍊金術是神術吧。

她說再強大的鍊金術斗都不過是人類跟在神的身後亦步亦趨。

亞楠換了個說法。

阿爾弗萊德停了一下,將亞楠的小腿從手裡放了下來。

轉身走向書架,從裏面挑了一本書。

《銘文字典》。

這裏面是人類目前為止確定的鍊金術銘文解析,所有鍊金術公式都是由這些文字構成的,你用這本書配合著冊子學習。

哦,好的。

亞楠接過字典,看着突然嚴肅起來的阿爾弗萊德,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鍊金術從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看做考古學。

嗯。亞楠將剛打開的書頁又合上了。

人類目前的鍊金術公式都是在最初的基本煉成公式下,對着遺迹中的找到的銘文,一個字一個字的實驗出來的,所以那位姑娘說人類的鍊金術是跟在神身後的亦步亦趨不是沒有有道理的。

只不過這些言論…

等等,有什麼東西飛過來了,速度很快。

亞楠撿起床頭的制式刀,緊貼窗沿,緩緩將柄腳的束帶纏在手腕上。

來了!

亞楠刀光閃過窗前疾馳而來對的白影,將白色怪物的斬成兩段後砍進了窗槽的鋼板內。

看上去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強啊。亞楠拔出制式刀收回鞘中。

這個是雪妖,不是超凡怪物,一種普通的超凡生物罷了。

阿爾弗萊德拎起地上形似蝙蝠的東西,屍體上還在不斷滴落乳白色的液體。

低等雪妖只能對普通人造成一點危險,不過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