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異世界吹奏長歌》[於異世界吹奏長歌] - 第5章 北往

無論你是販夫走卒,或是王公權貴,亦來自天南地北,諸位能來到瑟丹神學院,都是在煉金這一神術上擁有過人的天賦與見解。

茜雅身穿長袍站在台上,觀眾席上的亞楠能感覺到她的氣場逐漸蔓延到禮堂的每個角落,這場學術會,是她的主場。

我院有一位賢者的話我很認同。無論是誰,都可以在先賢的肩膀上通往神山更遠的高峰,學院能做的,便是有教無類,因材施教。

短暫的安靜後,便是雷鳴般的掌聲,能來到這裡的都是聰明人,很快便理解了茜雅話中的含義。

在這個貴族當道的世界,瑟丹神學院對整個國家所有階層開放的這一理念更能得到平民的共鳴。

掌聲帶着歡呼的氣浪吹起了茜雅長袍上的紅色飄帶,彷彿一位出世的賢者在給世人以啟迪。

茜雅小姐很快就把您的話用到了演講上啊,但是換了一下語序。德賽先生坐在亞楠的身邊,也隨眾人一起鼓掌。

我覺得換了順序反而更有內涵了。亞楠看着高台上張開雙臂的茜雅,心潮澎湃。

若沒有有教無類的兼收並蓄,哪來的精彩紛呈的因材施教?只不過這句話從此就要離開他的主人了。亞楠轉過頭看着德賽先生微微眯起的雙眼。

哈哈哈,有道理,亞楠先生真的不是一位隱士嗎?

不是,我現在已經是瑟丹神學院的賢者了。

諸位在二級學院內,有的已經接觸到煉金知識了,甚至有的已經完成了煉金的成品,但更多的人可能僅僅是對鍊金術有着基本的常識,知道他是作坊,工廠乃至尋常生活中物質性質與形態變化更為高深的理解。

德賽先生,接下來的內容在下估計就聽不懂了。

看着高台上的茜雅,某種情緒在亞楠的心中醞釀。

畢竟是跨領域的內容,聽不懂也實屬正常。畢竟有些人也不一定是來聽學術的。似是看出亞楠心中所想,德賽先生打趣道。

亞楠眼神瞟了瞟身後牆壁內的包廂,發現德賽先生仍舊目不轉睛的看着前方的高台。

德賽先生這麼說的話,我心裏也就好受許多了。

德賽先生和藹健談,讓亞楠的話也不自覺地多了起來。

接下來的部分我們唯一的任務就是配合周邊人的氣氛鼓鼓掌。亞楠將目光重新放回了茜雅的身上。

還要在合適的時機鼓掌,顯得我們是聽得懂的。德賽說道。

諸位都知道,鍊金術必須要由煉成陣發動,水、地、風、火以追憶為媒介,在神啟下,完成人力所不能的物質變化。

請問老師,什麼是追憶?台下有學子提問

追憶,歸根結底就是精神的實體化,大部分追憶都是伴生於其他元素的,所以會呈現出不同顏色與性質的晶體,這些伴生有雜質的追憶也稱賢者之石,月魂,星石,有很多不同的稱呼。提純後的追憶呈現出透明的晶體,極難保存,接觸到其他物質後很快便會消失或附着成為有雜質的晶體。

星石?亞楠想到那個水人留下的藍色晶體和星石子彈。那些超凡怪物也是與精神有關的產物?

回去得好好問問阿爾弗萊德。

老師,人們是如何知道追憶就是精神的實體化呢?

最初對追憶的研究已經不可考,追憶在觸碰到血肉之後會給觸碰到的生物帶來一場夢,夢境中完全是做夢的人完全沒有經歷過的事,夢醒之後便會消失,故稱之為追憶。

老師,鍊金術的啟動,一定要以追憶為媒介嗎?

以現在主流的鍊金術研究來看,是的,但是誰又知道精神是否又能以其他形態存在呢。

老師,煉金產物是人通過煉金技術產生的,為何稱其為神啟?

鐵在高溫下會變為液態鐵,這種物質運動下固態到液態的變化是為人所知曉的原理。但是鍊金術中我將鐵不用高溫就可煉成常溫下的液態金屬,卻依然保持了固體的韌度。人類的工匠從來沒有這種技藝。

即使人類的鍊金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但這些煉金成品不過是先賢們經驗的產物罷了,煉金最基礎的原理,依然不是人類所能揣測的,我們所掌握的規則,不過是神將早已寫好的旨意賜予人類,人類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在對神的技藝拙劣的模仿罷了!

一陣**的感覺突然傳遍了亞楠的全身,強烈的興奮讓他自顧自的鼓起了掌。

**啪。

台下只有亞楠和德賽鼓了鼓掌。

台上的茜雅對着亞楠和德賽頷首致意。

還有同學有問題要問嗎?

依舊是一片寂靜。

亞楠感覺到了空氣中的不安,冰涼的氣氛壓下了他內心的躁動。這讓他有些擔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