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異世界吹奏長歌》[於異世界吹奏長歌] - 第2章 首次接觸超凡

這次水是徹底失去了它的形體,緩緩地滲進泥土之中。隨着一同變化的還有鐵路枕木下的沼澤再次變為了稍稍有些濕潤的泥土與碎石。

亞楠在怪物消散的位置蹲下身,一個指尖大小的水晶塊躺在地上,散發著藍色的微光。

還算順利嗎?

車長坐在操控台前的大皮椅上,一張絡腮鬍子臉緩緩轉了過來。

唔。差一點就死掉吧。

怎麼講?

一個水組成的人,招式很簡單,但是速度快到看不清。

低級水人,以後戰鬥時少思考就能跟得上它的動作了。

我覺得只是我單純身體跟不上反應而已。

哈哈哈!這麼說也不是不行。

車長大笑起來,將瀰漫的白煙都震散了。

這個東西到底什麼來路?

亞楠從口袋裡將藍光水晶掏了出來,遞給車長。

薩福德審判庭的說法是邪教儀式和祭祀的產物,但是誰知道呢?

車長並未接過水晶。

這個水晶對你有用的,你自己收好。

怎麼用?研磨後溫水服用?

亞楠已經越來越受不了這個謎語人了。

你想變成玻璃渣子也可以這麼用。

亞楠只能將水晶再次收回口袋裡。

厲害啊,居然能一對一幹掉伊德絲了。

車頂上那張蒼白的臉再次伸進車內。

伊德絲?就是那個水人?

對,這個可不是一般的怪物。

偵查員阿爾福萊德,同時也是列車上的圖書管理員,雖然車上的所有書都是他帶來的。

和你戰鬥的應該是最初形態的水精靈,或者說水人伊德絲,你看到的應該就是沒有任何裝飾的形態。

亞楠點點頭。

第二階段應該是水仙聶瑞伊德絲,這種形態的你應該可以看到紗衣少女。不過僅僅是看一眼你應該就已經去見瑟丹了。

那個水怪…伊德絲速度快到看不清,子彈打到他身上沒有半點效果。但是動作很簡單,只是複製了一柄刀之後進行衝擊揮砍。

亞楠拉開抽屜,從裏面拿出了一個黃銅小瓶,斜躺在椅子上旋開瓶口,一道赤紅色的液體流進乾涸的傷口,嘶嘶的冒出白煙,裂開血口的肌肉蠕動着,緩緩的合併上,還能見到橫貫胸口的紅線。

擬態,無實體,領域,再加上高速,你對付的可不是異常野獸,而是超凡怪物。列車上其他警備員去少說也得折上一兩個才能回來。

沒有這個星石子彈我怕也是回不來了。

星石子彈以後是標配。

阿爾福萊德抓住車頂的偵察塔梯子,倒翻下來,從柜子里拿出一盒子彈。

12顆一盒裝,用完記得報備。

怎麼報備?

阿爾福萊德指了指亞楠的風衣口袋。就用那個水晶報備。

話說這個怎麼用?

亞楠掏出還在散發著光芒的水晶。

泡水喝。

水精靈的遺物當然是要泡水喝才能獲得饋贈。

阿爾弗雷德從亞楠手中接過水晶,沉入的玻璃杯中,接着往裏面滴入一滴猩紅的粘稠液體,慢慢的猩紅色在杯底蔓延開來,水晶的表面剝離出些許淡藍色的光點,沒入血紅色之中,消失不見,水晶光芒愈發暗淡,最後溶解在水中。

阿爾弗雷德將杯子遞給亞楠。

喝吧。

亞楠接過杯子,緩緩飲下。竟有些清甜。

慢慢的,舌底嘗到了些許苦澀與腥味,亞楠皺了皺眉,正欲一飲而盡。

你要是想身體里的流的都是那種紅漿你就全部喝完。

亞楠趕緊放下杯子,漱了漱口。

紅色的是血?

學名叫薩福德之血,四聖教那些人說是神恩賜的血液,但是我覺得這叫獵人的恩賜更好。

阿爾弗雷德小心翼翼的將血瓶收進箱子,拿鎖鎖好。

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沒有,只是感覺從胃裡向四肢有一股涼意傳遍全身。

那就差不多了,去睡一覺吧,睡覺是最好的良藥。

阿爾弗雷德爬上梯子,又在偵察塔上睡著了。

亞楠坐在床上,將胸前開了一個大口子的襯衣扔到一邊,側下身子昏睡過去。

夢裡他再次遇到了那個水精靈,只不過這次他用刀將那透明人影砍成兩段。

醒醒,醒醒。

亞楠被一隻冰涼的手打醒,阿爾弗雷德正站在床邊拍他的臉。

怎麼了?

副車長叫你去最後一節車廂見他。

亞楠眯了眯眼,走出5號車廂。

中間路過不少車廂,裏面的人大多蜷縮着倚靠在牆邊,偶有抬起頭與他視線相對的,也迅速低下頭,蜷縮的更緊了。

走到17號車廂。

不錯啊,亞楠,你已經可以單獨應對超凡怪物了嗎?

17號車廂警備員,正在將一名壯漢的手臂背向打結,壯漢躺在地上

猜你喜歡